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迈克尔斯维特尼 >

迈克尔·杰克逊非正常死亡案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2009年6月25日流行歌星迈克尔·杰克逊因心脏病发作在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一家医院去世。死因是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注射了致命剂量的异丙酚造成迈克尔·杰克逊心脏病突发死亡。莫里于2011年11月7日被洛杉矶高等法院判过失杀人罪,入狱四年。

  Michael Jacksons irregular death case

  迈克尔·杰克逊于2009年五月份在伦敦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宣布七月演唱会是他的落幕之作,相约七月再见。当迈克尔·杰克逊说到他真的爱歌迷时,歌迷的大喊迈克尔·杰克逊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他感动哽咽到说不出话来。媒体最后一次偶遇拍到迈克尔·杰克逊是在2009年6月9日的比佛利山庄。

  TMZ公布了杰克逊最后的影像画面。据悉,他在此前几天还在为自己的演唱会准备,并拍摄了一组视频,为演唱会做宣传。在该视频中,杰克逊跳到餐桌上,与粉丝共舞。

  4月份,身高180cm的杰克逊体重不到57公斤。知情人士称迈克尔·杰克逊对胖有恐惧感,他不想再增加一点体重,这样的节食方式对他来说非常不健康,因为他现在的体重还不到57公斤。但他还是坚决每天只吃一餐,并固执地认为这么多食物就足够了。他非常消瘦而且虚弱。

  在2009年6月24日周三下午的早些时候,迈克尔·杰克逊走下自己租来的豪宅的楼梯,跟自己的孩子们坐在一起吃饭,这是他们生命中最后一次一起用餐。当晚的迟些时候,他需要排练,所以他要吃点清淡而又耐饥的东西。他的私人厨师凯-崔斯为他准备好了烤金枪鱼,有机沙拉,一个胡萝卜以及一杯橙汁。“他微笑着并双手交叉开始祈祷”崔斯说,“他说感谢,上帝祝福你。”根据崔斯的回忆,当时这位歌手看起来不错,看起来充满精力,并且情绪很好。

  6月24日傍晚约7点左右,杰克逊离开了他位于卡罗伍德车道北大街100号霍姆比山庄(位于贝莱尔和贝弗利山庄之间的典型洛杉矶社区),拥有八个卧室的豪宅。他进了由保镖法辛-默罕默德驾驶的一辆深蓝色凯迪拉克凯雷德的后座,他的个人助理迈克-阿米尔-威廉姆斯坐在前座。他们驱车前往市中心的斯坦普斯中心,在前往伦敦之前,杰克逊和他的音乐家舞蹈家团队在那里做最后的彩排。好多人记得当晚杰克逊的状态非常不错。“他充满了激情”迈克尔·杰克逊的长期声乐指导,即将要参加“就是这样”演唱会的歌手多利安-霍利说,“很难看出他的精力和体型与早些日子有任何的不同。”他当晚演唱几首经典曲目,包括《Wanna Be Startin Somethin》,《Billie Jean》,《Smooth Criminal》和《Shes Out of My Life》等。当晚晚些时候,杰克逊和他的舞者第一次穿着演唱会的装束表演了《Thriller》“他脸上的表情告诉人们他很享受这一切。”杰克逊亲自挑选的舞者之一克瑞伊斯-格兰特说。

  6月24日午夜时刻,彩排以一曲《Earth Song》告终。杰克逊一一拥抱这些舞者,感谢了整个团队,并且祝福他们晚安。“上帝祝福你们!”帕特森和格兰特还记得他当时说的话。杰克逊返回到卡罗伍德车道,车停下来,他与聚集在自家金属大门外的一小批歌迷们简要的会面。当他们进入车道时,保镖默罕默德看到莫雷医生的车停在房外,跟之前几个晚上一样。杰克逊的在保安的护送下进入屋内,在楼梯口脱鞋。没有人被允许上楼,除了他的孩子和莫雷医生。杰克逊回家后不久,他开始抱怨疲劳,他表示需要睡眠。

  根据警方的起诉书,莫雷注意到杰克逊有异丙酚(一种强力麻醉剂)上瘾的倾向,这种麻醉剂通常在手头操作的一种特殊医疗设备中使用。他告诉警方他试着想要戒掉杰克逊的异丙酚上瘾,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给他这种药物。

  6月25日凌晨凌晨1点半左右,他又开始尝试这种做法,给了杰克逊10毫克的。抗焦虑药并没有立即生效,约半小时后,医生放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在盐水中进行注射,这是另一种跟有同种功效的药物。

  当杰克逊依然保持清醒时,莫雷在凌晨三点加了2毫克剂量的,另一种镇静剂,然后在凌晨五点又加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到了早上7点半,杰克逊依然醒着,莫雷告诉警方他又注入了另外2毫克。不过,杰克逊依然不能入睡,烦躁地躺在他那张文艺复兴风格的花饰床头双人床的白色床单上。6月25日上午 在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后,莫雷说杰克逊重新要求使用异丙酚,这种白色液体被他当“牛奶”一样使用。大约到了周四上午10点40,莫雷说他满足了杰克逊的要求,注入了25毫克的药物在点滴中。这些资料来自6月27日莫雷在警局录的口供,尽管这位医生的律师爱德华-切尔诺夫表示调查者对这件事情的解释有争议。切尔诺夫拒绝对这个故事发表评论。

  根据警方的口供,莫雷跟这位平静的歌手继续呆了十分钟之后,然后离开去了卫生间。不到两分钟之后,莫雷回来了,但是却发现杰克逊没有了呼吸。电线之间至少打了三个电话分别到他拉斯维加斯的诊所,一个病人以及一个朋友。根据美联社获得的声明,当莫雷发现杰克逊没有呼吸之后,他打电话给杰克逊的助手威廉姆斯,并且在12:13留下一条信息:“立即回电,立即回电”。威廉姆斯回电后,莫雷说:“马上到我这,杰克逊先生有不良反应,他有不良反应。”威廉姆斯给穆罕默德打了电话,当时杰克逊的物流总监阿尔贝托-阿尔瓦雷斯正在屋外的安全拖车里。阿尔瓦雷斯告诉调查人员他匆匆地上楼,进入一间卧室,发现当时杰克逊伸着手臂,眼睛嘴巴张开,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在他的身边,莫雷正在一只手做心肺复苏术。“阿尔贝托,阿尔贝托,赶紧过来,”莫雷说(根据声明),“他有了反应,他有了不良反应。”两个杰克逊的孩子,普林斯和帕里斯来到房间,当他们看到莫雷试图挽回父亲的生命时一直哭。他们很快被护送到房间外面。阿尔瓦雷斯告诉调查人员,莫雷要求他拿起几个橡胶盖子的小瓶,放进一个袋子里。莫雷将这些小瓶子清理后,让阿尔瓦雷斯拨打911。“我马上需要一辆救护车,”阿尔瓦雷斯告诉调度员,“我们这里有一位先生需要帮助,他没有呼吸了。”他们把杰克逊放到地板上,然后默罕默德冲进房间,并开始帮助进行胸部按压,而莫雷正在进行人工呼吸。

  6月25日中午12:27分,医护人员已经赶到。他们之后写下杰克逊在中午12:29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不过,莫雷表示他能感觉到杰克逊的大腿区域有脉搏,阿尔瓦雷斯和默罕默德说。其他人都没有感觉到。一个辅助报告指出,紧急救援人员做了了两轮的复苏尝试,准备停止治疗。但莫雷说,他将承担责任,并且坚持在救护车上进行复苏尝试。当医生尝试各种急救复苏技术之后,包括一次将一个泵状气球插入体内来让刺激杰克逊的血液循环,下午1:07,这位猝死的明星被运到附近的罗纳德·里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

  迈克尔·杰克逊23页遗嘱在2010年5月曝光,其中遗产40%分给三名孩子,40%分给母亲凯瑟琳,20%拨捐慈善机构。母亲凯瑟琳现在可得9900万美元。估计三名孩子30岁时,在资产增值后,将各得3亿美元,但他们30岁时只可以自由使用三分之一遗产,35岁使用二分之一,到40岁才可使用全数。杰克逊家人却认为遗嘱古怪,指姐姐雷比与娜托也与他相熟,却分不到丝毫,遗嘱中也有不少写错的人名,而凯瑟琳至今还未能取得她那份遗产。

  法庭和洛杉矶县验尸官办公室宣布杰克逊的死因是注射致命剂量的麻醉剂丙泊酚和其他镇静剂,将案件定性为他杀。莫里承认曾为杰克逊实施注射,目的是为帮助饱受失眠症折磨的杰克逊入睡。莫里否认自己有任何过失,并坚持说自己在发现杰克逊停止呼吸后采取了正确的急救措施。他的律师也强调莫里非常配合警方的调查。

  据报道,由于收集到的证据牵涉大量医学专业知识,不仅需要洛杉矶警察局和验尸官办公室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也需要征询洛杉矶地方检察官和医学专家的意见,因此需要“几个月而不是几周”的时间才能就是否对莫里提出刑事诉讼作出决定。

  有美国媒体披露了部分迈克尔·杰克逊死亡案的卷宗,有文件显示,杰克逊昏迷后,莫里为了先收捡现场遗留的药瓶,曾中途停止对杰克逊的心肺复苏急救,且没有及时呼叫急救人员。这一披露让人猜疑莫里可能隐藏了有关杰克逊死因的证据。

  英国《世界新闻报》宣称独家取得杰克逊的死亡证明,指出他猝死,法医雪瑞儿·麦克威利在7月7日开立的死亡证明未注明死因,8月31日法医克里斯托弗·罗杰签署的死亡证明载明是“凶杀”,杰克逊生前的私人医生莫里将以过失杀人罪名起诉,他已聘请不久前才替一名护士打赢类似官司的律师迈克尔·佛莱纳加为他辩护。在这份证明中,明确显示他是被谋杀致死。最原始的证明是2009年7月7日开具的,但当时并没有表明死因。事后在8月31日进行了修正。

  杰克逊2009年去世后,其家族成员就走上了漫长的诉讼道路。一是起诉杰克逊私人医生莫里,二是起诉杰克逊生前签署的最后一家经纪公司AEG。

  2011年11月7日,历时六周的审判之后于洛杉矶时间下午13时公布最终审判结果,洛杉矶当地法院官迈克尔·帕斯托尔判定杰克逊的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对于杰克逊的死亡负有责任,他的“过失杀人罪”罪名成立。在得知莫里的过失杀人案的判决即将下达后,杰克逊的父母立即动身赶往法庭现场。而杰克逊的姐姐拉托亚(LaToya)则在前往现场的路上通过微博表示:“我已经颤抖的无法控制。”本案的陪审团12位成员在洛杉矶时间下午1点时达成一致之前,法庭之外已经聚集了大量杰克逊的支持者与乐迷,他们整齐的呼喊着:“有罪!有罪!”检察官大卫·瓦尔加伦认定杰克逊的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在2009年的6月25日向杰克逊注射了强力的异丙酚试剂,并且鲁莽的抛弃了昏迷中的杰克逊,从而对于迈克尔·杰克逊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位来自休斯顿的心脏病医生则辩护说杰克逊之前已经对于药物产生依赖,并且杰克逊在莫里医师离开卧室时自我注射了致命剂量的异丙酚,而他的死属于自杀行为。在2009年迈克尔·杰克逊对外宣布将在英国伦敦举办系列复出演出之后,康拉德·莫里成为了迈克尔·杰克逊的私人医生。在本案审判的最后阶段,莫里放弃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在此前他已经向警方承认自己向杰克逊体内注射过异丙酚试剂,并且在杰克逊去世当天早晨给他服用了其他处方药物。

  2013年,杰克逊83岁的母亲凯瑟琳代表杰克逊的三名子女,又与演艺经纪公司AEG公司在洛杉矶法院对簿公堂,杰克逊家族认为AEG公司对于杰克逊的私人医生莫里的雇用存在疏忽,并向其索赔10亿美元。

  2013年10月2日,洛杉矶法院的判决出炉,在杰克逊家族起诉其经纪公司AEG公司的一案中,杰克逊家族败诉,AEG娱乐公司胜诉。对于这个结果,杰克逊家族和歌迷们称“不能接受”。

  2009年7月7日,在美国洛杉矶市斯台普斯中心,迈克尔·杰克逊的家人出席公众悼念活动。在杰克逊的棺柩抵达斯台普斯中心之前,全球歌迷就已经借助网络,用不同的语言表达哀思。他们或上传杰克逊的图片、视频和报道,或在杰克逊的网站以及“脸谱”和“聚友”等社交网站上留言,或通过微博客网站Twitter发表感言。世界各地的歌迷有的通过网络在线观看悼念活动视频,有的通过电视收看现场直播。在英国首都伦敦,绝大多数人选择在家中收看英国广播公司的杰克逊公众悼念活动现场直播,但仍有一些歌迷冒雨前往O2体育馆,通过大屏幕收看现场直播。这里正是杰克逊原定于7月举行告别演唱会的表演场馆。

  香港“文汇报”消息,最大杰克逊歌迷网网主泰勒说,据他所知,杰克逊死后,全球至少有 12名歌迷心碎自杀,“情况很严重,但杰克逊绝不想发生这种事,他会要歌迷好好活。”

http://paigeseven.com/maikeersiweiteni/30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