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迈克里奥德 >

3月24日的选举对泰国不同阶层具有不同意义。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

发布时间:2019-07-19 13: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3月24日的选举对泰国不同阶层具有不同意义。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泰国研究协调员迈克尔·蒙特沙诺(Michael Montesano)表示,对泰国绝大多数人来说,此次选举让他们再一次有选择政府的权利。“有些人要一个可以解决经济问题的政府,其他则希望选出一个能摧毁曼谷精英权力的政府。”

  蒙特沙诺说,对泰国精英阶层和中产阶级而言,此次大选提供一个“在精英阶层限制和监控的情况下,建立议会选举制度”的机会。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亚研究所亚细安研究中心政治与安全事务研究员丁萨(Termsak Chalermpalanupap)则认为,这次选举是“新的政治开端”。他表示,就算巴育连任首相,“任何民选政府都可能会比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来得更好”。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东南亚安全高级分析师马修·惠勒(Matthew Wheeler)表示,这次大选结果将是泰国人民对军政府执政表现评分的“成绩单”。他说:“泰国人在军政府执政近五年后,或许已准备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巴育上个月曾形容自己是“当过陆军司令的政治人物”,这是他自2014年上台执政后,首次承认自己是政治人物。

  原本只是“过渡期首相”的巴育已明示自己将卸下军服,步入政坛。他在去年12月正式宣布解除政治活动禁令前宣布,军政府将拨款630亿泰铢(约26亿新元),通过一系列援助配套救济低收入者、年长人士以及退休公务员。政治活动禁令是泰国军人2014年发动政变后,对政党和竞选活动实施的广泛限制。

  即便巴育一再强调援助配套不带任何政治动机,但这种大派“红包”的举动难免引人猜测,他是在为参选铺路、争取民心。

  曾抗拒使用社交媒体的巴育也在去年10月开设面簿和推特账户,希望透过面簿与更多民众沟通,传递政府施政方针。巴育此举遭民众强烈批判,指当各政党仍因禁令而不能公开举行政治活动或政治集会时,巴育却在网上推出其“竞选活动”。

  由现任军政府四名内阁部长领导,成员包括多名退役军人的公民力量党(Phalang Pracharat Party)相信是巴育进入政坛的最佳途径。巴育曾宣称如果竞选首相,会选择公民力量党作为他的后盾。同样的,公民力量党也公开表态支持巴育担任下任首相。

  此外,巴育也直接和间接通过一系列政策和新宪法,为留任首相铺路。朱拉隆功大学安全与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提蒂南(Thitinan Pongsudhirak)指出,“巴育不遗余力地增设不少政党机制,来确保自己选举胜利”。

  军政府2017年修订的新宪法规定,首相可以不由获胜政党推选产生,可由上议院推举非议员或无党派人士出任。

  新宪法也规定上议院议席增加至250个,全部由军政府直接或间接指派产生。这意味着即使巴育不组党参选,也可以由上议院推举,继续保有首相职位。

  此次选举,各政党将角逐下议院500个议席。新宪法规定,下议院500名议员中,350个议席由人民直选产生,其余150个议席由各政党通过所获选票比率推举。此举似乎是为防范一党独大的局面出现,但有分析家认为,这无疑是要防范达信家族和大党势力在大选中“屡选屡胜”。

  目前,有数十个小政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争夺这150个议席。受访学者表示,来届大选预料获最多议席的亲达信家族“为泰党”(Pheu Thai Party)也已分出较小政党,如“泰爱国党”(Thai Raksa Chart Party)、“泰国自由党”(Seri Ruam Thai)等。

  此外,新宪法也赋予上议院相当大的权限。全由军方直接或间接指派的上议院有权与下议院一起决定首相人选,且具有监控政府,以及通过和废除法律的权力,并有权推动弹劾首相。

  受访学者一致认为,新宪法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下个民选政府的权力,这些规则有利于军政府,允许巴育在选后重新掌权。

  提蒂南表示,这套“量身定制”的宪法旨在长期维持军政府对泰国政治的监督,特别是通过由军政府推出,赋予军方实权牢牢掌控政治经济的《国家20年发展战略规划》。宪法规定,泰国未来民选政府都必须遵守这一战略规划。

  与此同时,如选举委员会和国家反腐委员会等主要国家机构的重要职位,目前都由军政府的支持者出任,在多方面具有左右选举进程的能力。

  尽管军政府在这次大选中已“做足准备功夫”,但学者们认为,巴育领导的军政府要延续政权并非易事。提蒂南说:“这些优势应该可以让现任首相放胆去做,为选举争取胜利,但事实并非如此。”

  据泰国国立发展管理学院(NIDA)最新民调,32.72%的调查者选择为泰党为下一任政府核心人选,而亲军政府的公民力量党仅获得24.16%支持。民调也显示,巴育是下届大选“最受欢迎”的首相人选,其次是获达信点名支持的为泰党选举策略委员会女主席坤英(Khunying Sudarat)。

  蒙特沙诺表示,即使军政府有意管控泰国政治,事实是选举将产生由多党成员组成的议院,而“议院体系的运作,可能对军政府这些年的军事控制构成严重挑战”。

  提蒂南表示,巴育至今尚未表明要加入公民力量党,主要是因该党支持率欠佳,他只好选择观望,等待时机。

  丁萨则说,即便为泰党可与盟党组成下议院的大多数势力,但公民力量党有可能与前首相阿比昔领导的(Democrat Party),以及由军政府挑选的上议院参议员,以区区126名民选议员和250名参议员的大多数票推举巴育为首相。丁萨把修宪允许军方委派250名上议院议员的条款形容为“内置漏洞”,并指泰国人必须“在这段期间接受这个事实”。

  蒙特沙诺补充说,在上述情况下,推选巴育当首相的民选议员未必是下议院的多数,而“在没有获得下议院多数支持的异常情况下执政,对任何首相来说都是艰巨的挑战”。

  在参与角逐的各路人马中,除了备受瞩目的为泰党和公民力量党,另一个须关注的是前首相阿比昔任的。学者认为,为泰党和将在本届选举中获得最多票数,后者在选后组成联合政府时将扮演“造王者”的角色。

  是达信和英叻执政时期的主要反对势力。提蒂南说,即使表面上看似反军政府,但如果所获得的议席比公民力量党来得多,那他们很有可能会与后者,或亲军政府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有别于为泰党的地方在于他们并不完全抗拒一个包含军人的议会。”

  丁萨也认同与公民力量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并表示“绝不可能参与任何为泰党领导的联合政府”。

  拥有三个硕士学位的塔纳通表示,他已厌倦泰国红黄两营的政治斗争,并认为选民对和为泰党的期待早已幻灭,对现有政治机构如法院、军方及国会失去信心。

  塔纳通说,“就解决泰国社会问题、引领社会前进,未来前进党不是一个小党,而是主要政党……我们要与为泰党、以及支持现政府的政党争夺选票,成为泰国主要政党。”

  塔纳通在NIDA首相人选民调中获得9.6%支持率,排名第四,仅次于巴育、坤英和阿比昔。

  自2001年以来,由达信领导或亲达信的政党在每次大选中都能获胜。达信可说是泰国政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过去十多年直接或间接影响着泰国政局。如今,达信、颂猜(Somchai Wongsawat)和英叻都无法直接参选,这是否意味亲达信政党的支持率会受影响?

  受访学者认为,即使达信人在国外,但身为“局外人”的他依然能影响和左右选情。

  丁萨表示,达信与亲达信政党仍然是反军政府最重要的势力,而来临大选无疑是这两方的较量。他还说,达信仍可通过他的巨额财富为为泰党助选。

  达信在1月19日也开启他的“星期一好”(Good Monday)网络播客(podcast),与泰国人民分享如何应对世间变化。他在播客中畅谈世界经济、就业市场、泰国旅游业等课题,完全避谈政治。

  丁萨说:“达信须非常小心,他不可显露出在为为泰党竞选。这将被视为达信在指导或控制为泰党,违反了选举条例,导致为泰党面临诉讼和解散的命运。”蒙特沙诺说,达信与英叻在担任首相期间的亲民态度,普遍给泰国人留下美好印象,加上达信在海外持续不断的政治活动,都有助加强对为泰党的支持。

  随着大选日益逼近,各政党必须符合选举法令的所有要求,以确保有资格参加竞选。

  泰国政党法规定,有意参选的政党必须在他们打算委派候选人的府设立支部,并在各个党支部有至少500名付费党员。各政党也必须召开党选举,组成执委会,办理该法令下所有的手续。

  丁萨表示,截至2018年12月,选举委员会网站称有100多个政党向当局注册,但他怀疑其中有一半政党可能无法符合资格,不能在来临大选中派出候选人。他预计本次参选政党约50个,比2011年的40个多一些。

  各政党将在2月6日至8日正式为候选人注册参选,并公布三名首相人选。到时,巴育必须决定是否要接受公民力量党的推选。

  至于为泰党,该党秘书长威查亚猜(Phumtham Wechayachai)已表明会推选坤英、获得英叻支持的泰国前交通部长查察(Chatchart Suthipant),以及前司法部部长猜卡盛(Chaikasem Nitisiri)为首相人选,并派出约350名候选人参选。

http://paigeseven.com/maikeliaode/34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